捏把汗

我可以确切的感觉到
身体内有一条河流的流动
它具体 肮脏 始终保持沉默
时常是冬天的模样
我看见渔船划破雾霾
阴郁的天空朝着水面无限逼近
鱼群在不明媚的清晨迁徙的声音
荡开混沌的水 闭着眼睛横冲直撞
迫切的去产卵

阿廖沙

黑夜迷雾浓稠的时候
只有四散的青年在发光
每个人都手中流汗
眼神隐隐约约
有第一次被点燃的烟草
很多秘密都被隐藏得很好
从现在开始
我在某个角落中
抹掉了未来的阴郁
作为给自己的奖励
我决定把自己交付给你
这一辆青春的轰鸣
就载着满满的信件
注定了无法及时赶至的命运
在一个断崖恰好的地方
决绝的落进了赴死的愿望
那时飞跃的弧线
会点燃整个黄昏
流血的太阳将
代我与你准时见面
我的手指和头发
变成了一匹黑色的小马
它缓缓的从赤道前来
然后到你的面前
带来无数温暖的热带的味道
归还所有丢失的情绪
请你剪去它疲惫的鬃毛
拆下陈旧的马辔
用这些奔波的痕迹
为我的年轻做一个善良的墓碑
再让它陪伴着我
温顺的入睡

罗蕾莱

对于一个寻觅死亡的水手而言
却不知道
罗蕾莱会出现于哪一处的水面
是热带的昏厥
还是北方的冷风
从尼罗河的温床到西伯利亚的冰封
为着这难以言喻的温柔敌人
我已在旁人眼中不知去向
不知是西方的葡萄
还是东方的高粱
从中而来的醉意
使我在船舵旁成为了
渴望母乳的孤儿
那些关于故土的热情
都在返乡的飘荡中
破碎在女妖的歌声里
我像一个千年了仍未有进展
也毫无方向的奥德赛
消极沉郁
困顿衰老
虚无如海冲刷一切生机
体态的完整全靠恐惧维持
不见影踪的罗蕾莱
却是我所有不堪的解脱
在一个受感召的夜晚
作为一个悲伤的歌手
我会为这份相见的恩赐
唱着最为欢乐的歌曲
在平静的水面上
四处无光
只有罗蕾莱如情人一样
用歌声唤我驶向深渊

孤独地狱

给Y

诚如你所见,在和你在一起的这段时间里,我已很久未曾动笔,尤其还要处在这样被动又急切的状态里。我想你大概已经看不到这封信,你昨夜的身体冰凉,已经昭告着你已悄然离开人世,一种巨大的虚无降临在我的身后,一个女人的背后,这种没有感情的饥饿感仿佛如鬼魅一般,驱之不散却又难以发现。我感到饥饿,阁楼上的动静使我神经敏感,那些来来往往的脚步声,使我烦躁不堪,也让我的胃中第一次具有如此想要饱腹的欲望。我们住在一所不高的阁楼,却处于闹市之中,那些熙熙攘攘的景象,多么的刺眼啊,在一个虚无者的眼里。不,应该是在两个虚无者的眼里。对于这处于世间莫大的空虚,你已先行一步,拥抱着你纯粹的理想,你在简陋的木质床板上虔...

夜航

时间像犹豫的水龙头
人在其中吝啬的流动
俯首的巨兽
和冷静的蛇
在夜晚丰收的大地面前
惊慌失措
我急需某种合法药物的注射
好在梦境的雷声滚滚里
心安理得

雨天广场

破碎的镜子
回忆从缝隙中伸出舌头
口袋里是放松的汗湿的手
疲惫的眼睛
绵羊们步伐缓慢
在微弱的水中
有蛇吐信
在厚厚的被里
有一本书
睡着的理想

酒神节悲歌

我不知该向远处献上何物
也不愿就此取下负重
吃完最后的丰盛一餐
我的眼前虚幻无限
慷慨的接纳与吝啬的给予
这便是我的命运
如此伟大的微观悲剧
如同几千年后才凯旋的骑士
我的马背已地动山摇
我的精神也摇摇欲坠
我已微弱如尘埃
敌人纷纷死于非命
国旗被悬于威严永恒的青铜城门
就算背负天空的巨人
最后一次疲倦
我也仍将在每一个阴沉的日子里
在祖国徘徊

我的静默冬日
幸福的兰波诗句
炉火旁沉睡的猎犬
我失去了时间的尺度
在每一个冰封的夜里
等待着犹豫不决的过去
没有动物替我传达生命的信息
我在昏暗的严寒里
大汗淋漓
忧郁已如魔鬼缠身
孩子的啼哭不绝如缕
我沉睡的眼睛
想起和雨的爱情
命运沉重如雨
命运沉重如慈爱的神
我被热烈欢迎
我被严肃的宣判
我的马背地动山摇
我的精...

12345
©夭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