夭阏

wechat:camus1970

雨天广场

破碎的镜子
回忆从缝隙中伸出舌头
口袋里是放松的汗湿的手
疲惫的眼睛
绵羊们步伐缓慢
在微弱的水中
有蛇吐信
在厚厚的被里
有一本书
睡着的理想

酒神节悲歌

我不知该向远处献上何物
也不愿就此取下负重
吃完最后的丰盛一餐
我的眼前虚幻无限
慷慨的接纳与吝啬的给予
这便是我的命运
如此伟大的微观悲剧
如同几千年后才凯旋的骑士
我的马背已地动山摇
我的精神也摇摇欲坠
我已微弱如尘埃
敌人纷纷死于非命
国旗被悬于威严永恒的青铜城门
就算背负天空的巨人
最后一次疲倦
我也仍将在每一个阴沉的日子里
在祖国徘徊

我的静默冬日
幸福的兰波诗句
炉火旁沉睡的猎犬
我失去了时间的尺度
在每一个冰封的夜里
等待着犹豫不决的过去
没有动物替我传达生命的信息
我在昏暗的严寒里
大汗淋漓
忧郁已如魔鬼缠身
孩子的啼哭不绝如缕
我沉睡的眼睛
想起和雨的爱情
命运沉重如雨
命运沉重如慈爱的神
我被热烈欢迎
我被严肃的宣判
我的马背地动山摇
我的精...

勃拉姆斯

新闻上说南极气温升高
距离我五千公里左右的地方
有一块坚冰受热
不情愿的暖意
开始慢慢舒展身体
慢慢分裂
克拉拉弹着钢琴
距离我一米左右的地方
手指跨过的八度
大概有十四年
所有自转成功的时刻
每一个夜晚都将
耗费我十四年的时间
庞大衰弱的体态
在自我的庄严里
缓缓入睡
当克拉拉出现在我面前时
我的信件一直流泪
在我离我只有一米的地方
克拉拉弹着梦幻曲

给尚在远方的小太阳

我的时常疲倦的红色
从不在山顶上徐徐出现
也不落入任何沟壑
我的纯洁的红色
总是在恰好的时候嵌进平原
我想赶路来看你
穿得浑身洁白
在荒原上看你飞溅的血液
那时我肯定会觉得
我应当努力的活下去
成为一个瘦弱的魔鬼
往每一个噩梦里写信
我这草草而过的青春里
也连累着你为我奔波
我的小小的红色
只在我看不见的地方升起
我为着你
努力的耗尽了年轻
如今我仍然四肢健全
双眼还可以看到五米之内的事物
不倦的说出动人的情话
听着一遍又一遍
我未曾体会的过去
可是我依旧期待着
在黄昏的末尾
烧红的脸颊
和滚烫的唇舌
我的小小红色
在与你相遇时
无数条河流
会从我的体内流出
这些草草而过的命运
就像完成一次伟大的迁徙
它们如约而至的流向你
悄悄的完成我今生的爱情

12345
©夭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