夭阏

wechat:camus1970

罗蕾莱

对于一个寻觅死亡的水手而言
却不知道
罗蕾莱会出现于哪一处的水面
是热带的昏厥
还是北方的冷风
从尼罗河的温床到西伯利亚的冰封
为着这难以言喻的温柔敌人
我已在旁人眼中不知去向
不知是西方的葡萄
还是东方的高粱
从中而来的醉意
使我在船舵旁成为了
渴望母乳的孤儿
那些关于故土的热情
都在返乡的飘荡中
破碎在女妖的歌声里
我像一个千年了仍未有进展
也毫无方向的奥德赛
消极沉郁
困顿衰老
虚无如海冲刷一切生机
体态的完整全靠恐惧维持
不见影踪的罗蕾莱
却是我所有不堪的解脱
在一个受感召的夜晚
作为一个悲伤的歌手
我会为这份相见的恩赐
唱着最为欢乐的歌曲
在平静的水面上
四处无光
只有罗蕾莱如情人一样
用歌声唤我驶向深渊

评论
©夭阏 | Powered by LOFTER